永远相信中国足球,但要由小做大——专访施拉普纳
2024-03-20 15:39:00

新华社柏林12月22日电 题:永远相信中国足球,永远但要由小做大——专访施拉普纳  新华社记者刘旸、相信报道员魏颀  电话中,中国足球克劳斯·施拉普纳给记者指路说:“你看到那栋门前插着中国国旗的但由大专房子,就是访施我家。”  在位于德国黑森州本斯海姆郊外的拉普家中,年逾八十的永远施拉普纳近日接受新华社专访时精神矍铄,声如洪钟,相信聊起中国足球,中国足球兴味盎然。但由大专  作为中国男足国家队正式聘请的访施首位外籍教练,施拉普纳回忆起在中国的拉普很多往事,仍可精确地说出年、永远月、相信日。中国足球  1984年,他率领德国曼海姆足球队来华参加长城杯;1987年,他执教古广明效力的德乙球队达姆施塔特。1992年,中国足协向他发出邀请,同年他正式成为中国男足主教练。  “好奇心驱使我来到中国,我想了解这个国家更多事情,尽管我有机会去其他熟悉的国家或俱乐部。”施拉普纳说,“我也想在离开这个国家时,留下一些积极的影响。”  “我的有些做法得到认可,有的在当时不被理解。”施拉普纳说,“比如在热身赛中,为了提高强度、打磨作风,我让球队9打11,锻炼以少打多。有些人认为我故意羞辱对手。”  1992年亚洲杯上,中国队半决赛负于日本队,最终获得第三名。施拉普纳名声大噪,甚至出现在1993年春节联欢晚会上,“拍卖施大爷头发”的梗被用到了牛群和冯巩的相声里。  1993年,中国队负于也门和伊拉克队,未能拿到1994年世界杯出线权。1994年,施拉普纳正式卸任。1997年,他曾在当时的甲A球队前卫寰岛短暂执教,战绩不佳,早早下课。此后,施拉普纳为杨晨、谢晖等多名中国球员赴德国俱乐部“留洋”牵线搭桥,也为中国教练到德国进修学习介绍出力。  “起初杨晨来到曼海姆训练,一次友谊赛上,法兰克福俱乐部工作人员注意到他。杨晨后来试训成功,在法兰克福闯出一片天地。谢晖加盟亚琛,后来去了菲尔特,他会说德语和英语。这说明中国球员有实力在欧洲立足。”施拉普纳说。  “国足如果在1992年队伍基础上继续发展,一定是亚洲顶级水平,也可以在国际足坛占据一席之地。”施拉普纳说,“我愿意为中国足球出力献策,包括女足和青少年。”  中国队参加了2002年世界杯,尽管很多球迷认为那是国足迄今实力最强的一届阵容,但施拉普纳认为,那时中国足球的基础工作仍然落后。  当记者问到,与其他执教中国队的外籍教练相比,自己有什么不同时,施拉普纳说:“我们去中国的原因不同,历史任务不一样,我更关注中国足球的基础工作。”  “我和夫人经常去中小学了解足球训练和教育。校园足球涉及面广,青少年联赛需要专业的人踏实做事。父母要鼓励孩子们付出更多努力,不要害怕踢球增加学业负担,这两者是统一的。”他说。  施拉普纳认为自己对中国足球的贡献不在于取得怎样的成绩和结果,而是将关注点放在足球人才的教育上。  “我为中国带来并展示了国际足球的面貌,给中国同行提供建议,考虑更多的是整体和长远发展。”施拉普纳说,“中国同行有问题我们随时交谈,包括职业俱乐部运营等等,那时这在中国是崭新的事物。”  多年来,施拉普纳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中国足球基础工作,比如是否有了成熟的业余联赛,足球在校园里的开展情况等。在他看来,中国足球走过的弯路之一是过于聚焦赚钱分钱,忽视基层工作。  “我参与过中国一些校园足球项目,做过报告和讲座,编辑手册、书籍等。我们要建立并完善校园联赛体系。我指的不是打巡回赛,而是日常有规律的训练和教学比赛。年轻球员要有理想抱负,学会自律,每天检视自己的生活。”  施拉普纳反复强调,任何行业都要先有成绩,再谈酬劳。“球员要有强烈的国家荣誉感,要有爱国主义精神。中国足球不必请那些只为了金钱才来踢球的外籍球员。很多中国同行多年来一直和我保持联系,我们乐于回忆多年前一起在艰苦条件下工作的往事。”  施拉普纳曾给中国多个足球机构写信表达“中国人能踢好球,但需要用正确的发展方法”的意思。“中国完全有能力发展出成功的足球,但必须要逐步做起,由小做大。年轻球员要得到良好教育,从前辈那里汲取经验。”  “中国是体育大国,但需要结构性改进。比如打造一个足球标杆城市,然后将有价值的经验复制到其他地方,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这一行业,基础就夯实了。”  谈起中德体育交往,施拉普纳认为,中德建交50年来,两国增进友谊、积极协作,在乒乓球、足球等领域成果丰硕。  施拉普纳说:“两国体育人士要常交流,德国人要近距离观察中国,和中国人交朋友,到中国各地走走看看,会有新收获。双方在足球领域的合作,一定要着眼长远,而不只是追求短期利益。”  施拉普纳坦言,很多德国人不了解中国。“我告诉他们,我在1992年就拿到中国驾照,和太太旅行,看长城,听京剧,为中国友人烹饪德餐,他们给我们做中餐。我在中国的生活非常愉快,很多中国朋友对这段时光也记忆犹新。”  他拿出一封厦门球迷近期寄来的信,说道:“几十年过去了,现在仍能收到来自中国球迷的问候,我要给他回信。”

(作者:产品中心)